请问有人知道这个小区叫什么吗(坐标北京西城的一个小区)?

  原标题:1个机会、6块“画布”,邀你同绘向往的生活

  “我喜欢挑战,有个户外攀岩架就好了”

  “我想要一个妈妈不用担心、自由自在玩耍的地方”

  “我希望这儿是个公园,孩子们可以玩,我可以休息”

  “我喜欢一个安静的地方可以看书、可以什么都不做”

  由市规划自然资源委

  市城市管理委联合开展的

  ‘小空间 大生活——百姓身边微空间改造

  优秀设计方案征集’

  您有思想、创意新、展艺术、

  特色浓、功能强、宜实施

  您有“创新、创意、创造”的

  优秀方案将被展览、展示和宣传

  或作为参考资料和教学教材发光发热

  整合出解决百姓需求、又可落地的方案

  报名将于12月7日(本周六)18:00截止

  项目选点全部位于北京中心城区的建成区,是百姓身边需求反映强烈的“三角地” “边角地”“畸零地”“垃圾丢弃堆放地”“裸露荒弃地”等公共空间,资源稀缺、宝贵,现状情况复杂,百姓需求迫切、诉求多样,设计要求标准高。请全面详实掌握空间场地资源和充分了解百姓的实际需求。

  在功能优先的前提下,应当综合、高效、集约、紧凑利用现状空间资源。设计方法提倡对功能、景观、无障碍设施、公共艺术、城市家具等进行一体化设计。

  充分挖掘地域文化,尊重居民的感情寄托,尊重历史、尊重地域文化。将地域文化元素融入设计理念和设计表现中。

  理念新、创意好、点子活

  这是一次实践探索首都公共空间集功能性、多样性、观赏性和艺术性的创新旅程。

  既要充分吸取周边居民的迫切需求,也要在设计过程中不断征求居民意见,吸收居民好的、合理的意见和建议。

  或者同时选择多个地点:

  东城区-北新桥街道民安小区内公共空间

  西城区-大栅栏街道南新华街厂甸11号院内公共空间

  朝阳区-小关街道惠新西街6号至10号楼小区外西侧公共空间

  海淀区-花园路街道牡丹园北里1号楼南侧公共空间

  丰台区-长辛店街道朱家坟社区局部公共空间

  石景山区-老山街道老山东里北社区活动公共空间

  东城区北新桥街道,民安小区南区26号楼围合空间,距地铁2号线东直门站650米。

  场地所在的民安小区26号楼为回迁安置房,北邻南馆公园及俄罗斯大使馆。住宅建筑东西南三面围合形成空间,北侧是北新桥派出所南墙。

  场地三面均划线作为内部机动车区域,非机动车无固定区域。中部有一处人防出入口,其余部分用地为半裸露状态,堆放垃圾和废品。

  对周边资源、空间功能、居民年龄、出行、活动等现状进行充分调研;

  将民安小区内的所有公共空间都纳入设计范畴,整体设计;

  适度增加文体、活动设施;

  营造充满活力的时尚型小区环境景观。

  西城区大栅栏街道,厂甸11号院1号楼与2号楼围合空间,距地铁2号线和平门站400米。

  大栅栏片区唯一的楼房住宅小区,北邻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,南邻厂甸胡同及琉璃厂古文化街。1号楼北侧有约800平米的社区配套用房,但使用率较低。

  项目场地禁止机动车进入,但非机动车处于自由停放状态,内部公共绿地由0.5米高花坛围合起来。

  补足地区功能短板;

  完善社区慢行路线及慢行体验,形成安全、有序、宜人、舒适的社区慢行系统;

  充分整合及激活社区内如自行车棚等低效利用的消极空间;

  打造面向未来的绿色生态的居民休憩活动场地和高品质公共空间。

  朝阳区小关街道,惠新西街北段东侧,地铁5号线惠新西街北口站C出口以南50米。

  惠新西街6号楼、10号楼西侧,是城市主干道与住宅小区之间的开敞空间。自地铁站点修建起长期闲置,地块向西开敞,东侧有围墙与住宅区隔离。

  现状绿化杂草丛生,树木种植无规划,大面积土地裸露。

  将地铁、公交车站周边交通组织统一设计;

  作为城市公共空间,创造具有地域标识性的区域地标;

  完善周边休憩活动功能,打造城市公共空间优质品质典范。

  海淀区花园路街道,邻近牡丹园北里1号楼、2号楼,距地铁10号线德胜门站700米。

  项目场地由北侧的牡丹园北里1号楼和东、西两侧的小区围墙(围栏)围合而成,南侧为小区通行道路。场地为拆除违建后闲置用地,目前地面裸露,非机动车属于自由停放状态。

  小区内绿化不集中、不完整、缺乏系统的休闲空间。

  梳理用地现状及使用功能,统筹、集约安排用地功能布局;

  以功能为先,增加景观的观赏性、层次性、艺术性,高水平、高质量提升小区环境品质;

  研究区域文化,探寻小区地域文化和发展历程,建议设计中可以考虑增加地域文化和历史等元素。

  丰台区长辛店街道朱家坟社区中心地区,分为南、北两处场地。南侧为朱家坟四里东侧的边角地,北侧为朱家坟三里、云岗路与小清河之间的三角地,场地中间为现状绿地。

  南侧边角地:处于朱家坟社区的核心地带,场地内原有违建,现已拆除,目前处于闲置状态。西邻朱家坟四里东北门,南侧正对朱家坟菜市场,东北侧有现状桥梁跨越河道。目前长辛店街道正在该场地西南角建设一公共卫生间。

  北侧三角地:场地内已完成拆违,目前处于围挡状态。场地北侧隔云岗路与通往北方车辆厂南门的道路相对,路口设有“北方车辆”字样的石碑,东侧与朱家坟三里有现状道路相隔,西侧河道已完成提升改造建设,在场地南北各有一处过河桥梁。地块紧临城市交通干道,周边环境景观凌乱、无序。

  充分考虑北方车辆集团的“老兵工精神”、“群钻精神”等宝贵精神财富,构建有地域特色、有历史内涵、有人文情怀的城市公共开放空间;

  打造优质城市公共空间典范,逐步带动整个区域环境品质提升;

  厘清实际使用需求。

  石景山区老山街道老山东里北社区核心位置,首钢实验幼儿园北侧,距地铁1号线八宝山站1500米,距八角游乐园站1100米。

  老山东里北社区为首钢职工住宅区。项目场地南侧是首钢实验幼儿园围墙,北侧有景观树林。场地周边道路施划停车位,同时存在机动车占用人行道停放的情况,造成场地周边人车混行状况,场地东北侧有一处小区地下车库入口。场地现状具有一定环境与休息设施基础,但功能待提升,景观待丰富。

  统筹社区公共空间资源,形成空间体系和序列;

  深入挖掘首钢文化,构建地区情感联结;

  提升社区活力,增加空间层次,丰富空间内容。

  一个满怀诗与远方、不忘乡愁的你

  与我同建美好的空间

“最近15天有没有去过新发地?”这是最近高频出现在北京市民面前的必答题。

一周之内确诊158例新冠肺炎患者,随着北京疫情态势骤变,北京的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迅速成为一个备受瞩目的疫情地标。与此同时,摸排与新发地相关的人,成为北京最迫切的工作。

6月17日,北京方面透露,13日起,北京已经对35.6万人进行了核酸检测,17日将完成对大数据筛查的35.5万涉疫市场相关人员的检测工作。这意味着,一周之内,北京排查了70万人。

6月13日,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暂时休市,警方对周边进行交通管控。中新社记者 张宇 摄

6月12日凌晨4点,天刚蒙蒙亮,北京南四环外的新发地市场里已经人声嘈杂。这个占地1680多亩、有170多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市场,周转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生鲜蔬果,十几米半挂货车来来往往。此时的新发地,正准备供应北京各大商超、餐厅、学校和市民新一天的新鲜食材。

日吞吐蔬菜1.8万吨,果品2万吨,生猪3000多头……作为亚洲最大的农副产品批发市场,新发地左右着整个华北地区蔬菜流转,供应着全北京饭桌上70%的蔬菜和10%的猪肉,是名副其实的“菜篮子”。

然而12个小时之后,北京市疾控部门通报,新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曾到过新发地市场采购海鲜和肉。彼时的新发地,其牛羊肉交易大厅已宣布停业。又过了不到12小时,13日凌晨3点,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整体暂时休市。

2003年非典期间也不曾关停的新发地,安静了下来。

和这种安静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网络上不断涌现的追问:“新发地在哪里?在新发地发现了什么?它关停意味着什么?”一时间,新发地落进舆论漩涡。

“将新发地批发市场作为流调溯源的重中之重,对市场所有人员进行核酸检测,对周边场所全面排查。”12日晚间的北京市的疫情发布会上,新发地已被视作北京这波疫情防控的靶心。

之后几天,北京披露了更多确诊病例的人员构成和活动轨迹,在新发地工作的人、去新发地采购的人、所供职的餐馆从新发地进货的配菜员……在这两天的北京疫情新闻中,“均与新发地有关”成为标题里的高频语汇。

虽然目前有关疫情源头的争论还很多,但是,当所有线索都指向新发地,在人们眼中,新发地已然是北京疫情的“坐标”。

于是,在这座2000多万人口的城市里,寻找与新发地有关的人,成为最紧迫的事。

6月17日,北京西城一实施封闭管理的社区,工作人员为社区居民进行核酸检测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

找到两周之内与亚洲最大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相关的人,难度可想而知,但再难也必须争分夺秒地找。

摸底首先从新发地周边出发。途经这里的4条市内公交线路绕行甩站;附近3所小学、6所幼儿园立即停课;周边11个小区封闭管理;9万多附近居民和8000多名市场工作人员全部进行核酸检测。

摸底还在更广的范围同步进行。北京市委组织部官微6月15日发布,北京市各区全面开展“敲门行动”,摸排与新发地有关人员等信息。

盛夏的北京,即使在夜里,空气都有些潮热。有网友拍到晚上十点左右,一位居委会老大爷边擦汗边在单元楼门口按门铃,挨家挨户询问:“有没有去过新发地的人?谢谢。”

这几天,越来越多的北京市民接到了社区居委会的***,确认是否曾在5月30号之后去过新发地市场;网络上,也有北京的社区工作人员感慨,凌晨3点微信群还能收到街道领导对防控工作的安排……

这些发生在个人身上的故事,正是近几天北京拉网式排查的缩影。

在15日召开的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,北京市委组织部部务委员徐颖表示,所有社区的防控工作已进入战时状态。7200个社区(村),近10万名社区(村)工作者投身疫情防控“战场”。

各街道组建了摸排队伍,下沉干部、社工、楼院长、志愿者等一对一认领任务,逐户敲门,打***、发短信,通过各种途径开展“地毯式”摸排工作,从清晨破晓到夜半时分。

社区的所有卡口都有社工、下沉干部、居民志愿者、保安24小时轮流值守,严格执行测温、查证、验码、登记4项措施。

有市民收到大数据分析的短信 中新网 张曦 摄

“大数据说我去过新发地”

在地毯式人工摸排的同时,有关“新发地”的提醒,高频次地出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,找人的方式,有的接地气,有的高科技。

随着疫情骤变,在北京的大街小巷,原本已经撤掉的体温检测点又重新设立起来,测温人员会问一句你从哪来,有没有去过新发地。不少北京网友还晒出小区内大喇叭“广播寻人”的视频:“亲爱的居民朋友,如您曾去过新发地批发市场,为了您、家人及大家平安健康,请主动迅速与社区居委会联系。”

此外,新闻报道、手机短信、大街上的横幅、电梯里的广告,都不断提醒市民如果近期去过新发地,要及时报告,主动检测。

北京市民的社交网络中,上报5月30日及以后是否去过新发地,有无相关人员接触史,成为工作群、小区群,甚至家长群中的必答信息。

这两天,住在南城的北京市民还陆续收到落款为“大兴区新冠肺炎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”的一条手机信息:

“经过全市大数据分析,您可能在5月30日(含)以后去过新发地批发市场……”

据北京市大兴区介绍,为坚决阻断传播渠道,遏制疫情扩散蔓延,深入细致开展流调和病毒溯源工作,6月15日至16日,大兴区新冠肺炎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协调三大运营商,向有可能在5月30日以后路过新发地批发市场的市民发送配合填报信息的相关短信。

“大数据说我去过新发地”,成为不少北京市民社交网络群组中的热门话题。

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专家吴浩17日对媒体称,行动轨迹一致的情况下,利用大数据分析相关的风险人群在哪里,北京最近几天检测的30多万人都是利用大数据找出来的。

6月14日,北京市民在宣武体育场进行核酸采样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

对于北京来说,争分夺秒地摸底排查,除了找人,还有检测。

“今天全社区做核酸检测,一大早给我们发放了免费早餐,突然感觉疫情离我们好近。祈祷平安!”6月16日上午,一位北京市民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中发了这样的信息,配图是社区居民排队做核酸采样,以及自己收到的免费早餐。

近来,不少北京市民在社交平台晒出自己排队等待核酸采样的照片。

网友晒出做核酸检测收到的免费早餐

对确诊病例所住小区居民进行核酸检测;对新发地市场超万名商户、员工全部进行核酸检测;对5月30日以来与新发地市场有密切接触的人员开展核酸检测;对所有农贸市场、餐饮店、食堂等重点场所进行全面防疫检查、环境消杀和核酸检测……

眼下,“应检尽检,愿检尽检”成为北京防控疫情重要措施,以往似乎 “高危人群独有”的核酸检测,已经在北京市民中渐次大规模铺开。”曾经“谈核酸色变”的市民,也为了自己和他人的身体健康,表现出更高的检测意愿,主动筛查的人数不断增加。

按照北京市卫健委的说法,北京具备核酸检测能力的机构已达到98所,日最大检测能力达9万多人。

最新的数据显示,目前北京核酸检测的日均采样约40万人。自6月13日起,北京已经迅速对新发地等出现疫情的市场人员、周边小区居民、大数据排查涉疫市场人员、社区“敲门行动”中主动报告有关接触史的人员以及全市各农贸市场工作人员约35.6万人进行了核酸检测。17日,将完成对大数据筛查的35.5万涉疫市场相关人员的检测工作。对重点行业、重点领域、重点地区人员的核酸检测工作也在同步进行。

高效率的寻人和检测背后,是一线“抗疫战士”实实在在的付出,更是全体北京市民的积极响应和有力配合。

这两天,一些核酸检测人员的“工作照”走红网络,凌晨1点的深夜,他们垫着塑料纸躺在检测点短暂休息;38℃高温的正午,他们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在露天检测点坚守岗位。

有网友在这些照片下留言:没有什么辛劳是理所应当的,让我们一起加油。

  澎湃新闻首席记者邹娟  5月17日,上海市浦东新区北蔡镇一则居委会通知引起网友关注:一幢楼派一名代表出门购物一小时。有网友留言表示:一小时买齐一栋楼的东西,这恐怕只有超人才能完成。  对此,

  澎湃新闻首席记者 邹娟

  5月17日,上海市浦东新区北蔡镇一则居委会通知引起网友关注:一幢楼派一名代表出门购物一小时。有网友留言表示:一小时买齐一栋楼的东西,这恐怕只有超人才能完成。

  对此,小区所在居委工作人员解释称,通知是在接到政府相关要求之后下发的。小区之前封控已久,终于有点松动的迹象,所以觉得是喜讯。至于为什么是一栋楼一个人外出,每个人只允许外出一小时,是因为通知中提到的一心玛特超市,离小区步行只有5分钟,而且超市对该小区开放的时间,只有当天14点到17点3个小时,每个小时顾客限流20人。也就是说,总共只接待60人。

  名额60人,该小区有48个楼栋。谁出去,怎么分?该居委会称,疫情以来,该小区居民自治,每个楼栋选出一名线上楼长。当天,通知下发后,各楼栋由业主推选外出的人。除了一个楼栋一人之外,还有多出的十余个名额,则由于楼长抽签。

  居委会称,当天下午外出购物的居民,由志愿者统一带领前往超市,超市也有对接的志愿者。超市里基本做到出去一名顾客,放一名顾客进去。各楼栋推选的也多为年富力强的代表。大多带着清单,推着购物车或者行李箱前往。

  与此同时,该居委会强调,目前的做法,只是试点,当前的规定下,也只能一步步摸着石头过河。至于之后会怎样,他们也要根据实际情况等待通知。

我要回帖

更多关于 方庄新坐标小区怎么样 的文章

 

随机推荐